马克思哲学是真正的解放神学

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是绝对精神的正反合辩证运动,绝对精神近似于基督教上帝,历史只是绝对精神的自我发展和自我认识的过程,而人类只是绝对精神认识自身并实现自己目的的一个工具,这里的人实际近似于被任意摆布的奴隶,缺乏独立的主体性,缺乏属于自己的能动性和创造性。

马克思超越了黑格尔,替换了黑格尔的“无人身的理性”,把主客统一的“现实的历史的人”,作为辩证运动的真正主体,把本来属于神的创造性和能动性归还给现实的人,借助于扬弃私有制,扬弃异化和物化的革命实践,实现主体的自由和解放,而且是全人类的自由和解放。

资本主义异化和私有的先天来源

圣经里的亚当夏娃为什么被驱逐出伊甸园?因为他们偷吃了上帝种在伊甸园的苹果,把苹果给强行私有了,所以有了“原罪”,于是被驱逐出伊甸园(本体界),堕入尘世间(现象界)。这其实是圣经创作者原始的先验直觉,虽然有很大的扭曲,但也包含着某种洞见,它和先验本体的坍缩机制密切有关。

本体界的自在自为的波函数为什么会坍缩成局域的物质客体?具有无限性的先验主体为什么会坍缩成局域的有限经验主体?这是因为先验的波性意识对先验的物质波函数执行了独占性的信息获取,把本来全空间共享的波函数彻底局域化和私有化了,坍缩后的经典本征态被主体私占,此刻没有任何主体能够获取该本征态的信息。但这种私占的状态因为内在的矛盾性只能维持极为短暂的普朗克时间,然后客体再次恢复自由身。由于整个过程极为迅速,所以我们才会错误以为多个观察者可以同时观察到某个物理客体。

对坍缩后所生成的对象化的主客体现象的扭曲认知,也导致先验主体的自我异化和严重物化,因为先验主客体异化成经验主客体以后,它完全取代和遮蔽了前者,存在者遮蔽了存在,自我于是丧失了对自在自为并且具有无限性的先验主体的认知,而只把局域时空内的有限经验主体当成自我的全部,并且被其完全驾驭。

主体也将孤立化的物质客体的性质延伸到自身,导致自我被彻底的物质化和原子化,扭曲成了基本粒子的聚合物。这是一种非常庸俗肤浅的物质本体论,也并不是马克思的原义,唯物不可能辩证,辩证没可能唯物

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为什么必须被扬弃?马克思从现实性的物质劳动生产进行了深入地经济学分析。马克思说:“工资是异化劳动的直接结果,而异化劳动是私有财产的直接原因”。然而这其实并不根本,它还有更加深刻的先验形而上机制。是深植于主体深处的强大的先天私有倾向导致具有内在无限性的先验主体的异化,异化成有限的经验主体,也导致了自我的禁锢。

物质化的劳动生产本质是主客体的交互并改造客体而满足主体的目的性需要,这在最原始的先验主体和先验客体的交互过程当中有着非常鲜明的根本体现,先验主体导致波函数坍缩,革新改造了波函数同时又满足了主体的认知需求,这一过程不仅仅是人的活动,也是所有意识体的活动,在原初的宇宙阶段就已经存在。

人类的物质化劳动生产其实是这一根本性的主客交互关系的宏观现实反映而已,人类的这种劳动生产也具有更强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更加具有社会化的特点,不仅包含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也包含主体和主体的关系。但无论如何,它和原初宇宙演化阶段先验主客体的交互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由于先验主体是复数的无穷多,所以也存在先验主体之间的交互,即主体间性。

先天的私有倾向经过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生产关系强化以后,赋予它以合法性甚至神圣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进而达到空前的程度。它导致人与人之间正常关系的严重退相干,把人逐渐异化成一个一个没有精神依靠,彼此争斗互害,丧失道德信仰和神圣理想,而心甘情愿被资本奴役的孤独游魂。

不仅广大的无产阶级被资本奴役,连资产阶级也被资本奴役,共同为资本这个虚假的万能神所服务,形成了几乎坚不可摧的金钱拜物教,资本之魔强烈的自我增值冲动犹如血盆大口无情吞噬着一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尽管它也有促进生产力的空前发展,然而却带着强烈毁灭的种子,造成更多人的被奴役,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造成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和毁灭性的战争。

克服资本主义异化的有效措施

资本主义是全面异化的社会,它的意识形态以及经济结构早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个层面,固化在每个现代人的内心深处并认为理所当然。要动摇资本主义必须全面地扬弃异化而绝不是仅仅单方面的孤立行动。

只有借助于各个阶层尤其是最广大的无产阶级的主体觉醒和紧密协同,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和教育等各方面对资本主义体制发起全面地反思批判、切实行动并逐步获得各领域的主导权,完成总体性革命,才能动摇颠覆根深蒂固的已经渗透到全社会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及生产关系,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和解放。

如果革命仅仅是孤立的单方面行动,哪怕是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或者议会斗争而夺得政治领导权,但是由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强大,尤其是在观念层面以及经济层面对社会的整体渗透,故而也很容易导致革命的变质和失败。革命热潮冷却之后,资本主义卷土重来。

我们必须有强有力的克服异化的教育体系,整体性地唤醒并提高广大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树立牢固的阶级意识。这种教育体系必须是一种全面的社会化甚至终生性的通识教育体系,全面提高每个人的科学和人文素养,破除错误观念,塑造完善人格,实现内心觉醒。尤其要从思想深处对各种异化,诸如劳动异化、宗教异化和娱乐异化等等保持清晰的认识,建立起必要的思想免疫力和行为自觉力,

马克思提醒我们:“要扬弃私有财产的思想,有思想上的共产主义就完全够了。而要扬弃现实的私有财产,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按照马克思的思想,私有制的产生是异化的劳动实践的结果,那么扬弃私有制的共产主义的实现也必须是劳动实践发展的产物。就像马克思所说:“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同一条道路。”

因而共产主义行动除了思想方面的启蒙唤醒以外,还必须有经济层面的实践行动,也绝不能仅仅依赖于哲学批判,我们必须建立起克服异化劳动和异化资本的协同共生的经济共同体,在经济层面上不但要抗衡还要逐步取代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

在中国现有的社会条件下,只要广大民众能够紧密协同,在新思想、新理念的指引下,充分建立起高度组织化的共创、共享、共生的经济共同体,完全可以用市场而无需暴力的方式击败资本主义的力量,取得经济市场的真正主导权,使得资本主义经济被边缘化。

在整个过程当中,甚至无需政治力量自上而下的介入,如果能够获得必要的政治支持,则更加如虎添翼,但后者并非必须的。它完全可以是自组织性的,这样可以为执政党减轻压力、降低风险并且一旦探索成功以后,也可以与其合一。

并且必须是各个阶层的觉醒。诚如新马克思主义思想家齐泽克所言:“新的解放性的政治将不再是一个特殊的社会行动者的行动,而是不同行动者的一个爆炸性组合。”新的革命主体必须是不同阶层的一个爆炸性组合,他们因为共同的目标和近似的价值观而紧密协同,形成强大的共同体。

马克思哲学实际是解放神学

实现灵魂的自由和解放绝不是依靠虔诚祈祷和上帝救赎,也不是依靠禅修冥想和诵经拜佛,更不是寄托于来世和天国,而是要切实地投入到现实性的彻底变革世界,实现全人类自由和解放的共产主义事业中,犹如马克思所说的:“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真正的解放。”

它需要我们坚守理想,坚守善理念,不断地自我反思和自我超越。不但要主体觉醒,更要协同行动,如此才能打破束缚我们的枷锁,实现灵魂的自由和解放,建立一个充满公正与互爱的新文明和新世界。这个新世界必定是崭新的共产主义社会,如马克思所言:“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

对异化的全面克服,将唤醒内在的巨大力量,人与人的关系将会获得质的提升,共产主义下全人类的自由和解放绝不是终止,因为理论预示着它必将产生质的革命飞跃,从有生有死的世俗共同体进化为超越生死的具有永恒性的神圣共同体。无论是理想人类还是理想社会,都没有绝对终点,只有无止境地超越再超越,实现从人到神的突破。

以波粒二象统摄的具有潜在的自有永有性的先验主体的演化机制,包含着马克思所说的实践辩证法和共产主义的真正形而上基础,也可以称为神学基础,因为其中包含着深刻的无限性和永恒性,它也是一切宗教神学的先天来源。

基督教认为的全知全能和创造宇宙的神以及各种原始宗教认为的全知之神都是子虚乌有的,本质是先验主体共同的扭曲投射。每个人的先验主体潜在的自有永有性,赋予了神的自有永有性;先验主体导致先验客体(波函数)坍缩进而创生现象的特点,赋予了神的创造万物的特性;先验主体的先验普遍性和非定域性,赋予了神的超越时空和全知全能的特点。不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式创造了人,而是人按照自己的样式虚拟了神,它不过是马克思所说的“外化的人的自我意识”。

“宗教是被压仰生物的哀叹,且它同等于没有灵魂状态下的心绪,是无情的世界的感情,也就是民众的鸦片。”马克思说宗教是鸦片,他的意思并不是反对宗教本身,而是反对作为统治阶级工具的传统宗教对人民的精神麻痹。

马克思盛赞古希腊神话中为了给人类带来火种而牺牲自己的普罗米修斯是“哲学日历中最高尚的圣者和殉道者”。他也犹如普罗米修斯,给人类带来了光芒但是却燃烧了自己。他的哲学始终都在提醒我们:“人的自我意识具有最高的神性”,并把实现全人类的自由和解放视为最高事业。

马克思一度受到神一样的崇拜,也一度被丑化成恶魔,但是这些都丝毫不会影响马克思的神圣地位。在众神的庙堂中,马克思有着闪闪发光的荣耀位置,还有李大钊、毛泽东以及无数曾经为共产主义事业而牺牲生命的先烈,祂们都可以获得不朽。这种灵魂不朽绝非美化和安慰的说辞,而是有着深刻的理性基础,是完全有可能的。

信仰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其实比信仰佛教和基督教要更好,类似李大钊和毛泽东这种具有坚强意志和奉献精神的共产党员要比所谓的佛祖释迦牟尼和耶稣基督获得灵魂永生的概率可能性更大。李大钊在行刑前说自己“肉体虽陨,精神不灭”并非完全的空言,毛主席的精神和意志更是令人无比敬佩,他们更有资格进入众神的庙堂。

我很同意学者许纪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中国的公民宗教形成之时,便是中华文明复兴之日。比较起制度的建构,显然这是一个更艰难的文明转型。”自由主义因为信仰维度和神圣意义的缺失,并且极端的个人主义和世俗化倾向,所以根本不可能承担起公民宗教的职责。以谋求人类的自由和解放为目标并融合了中华精神的马克思主义不仅可以成功地中国化,也可以成功地宗教化,发展为真正意义的普世性的公民宗教,这将是一个革命性的巨大飞跃

我们并不需要高高在上的全知全能神、繁琐呆板的宗教仪式和极端盲目的偶像崇拜,只需要灵魂不朽和彼岸世界来建立终极意义和终极归宿,克服虚无主义的顽疾,进而催生出一套普世性的核心善理念。它以理性为核心精神,进一步论证出人的神圣主体性以及自由人共同体的永恒性,以此为基础而创立出超越性的彼岸世界。以无止境地自我扬弃和革命实践为中介,高扬人的主体性和协同性,将现实和理想合一、个体和集体合一、此岸和彼岸合一,从而解决终极价值和终极意义的难题。

上帝已死但是天道不死,马克思主义和中华儒道精神的互补结合,将会释放出惊人的力量,二者的鸿沟因为天行新学的创造性诠释和重构而被完全填平。

我们绝不承认一神教的全知全能上帝,也不承认黑格尔的抽象绝对精神,它们都是凌驾于人之上的虚构物,是人的“类本质”的异化。我们承认自有并可以永有的无止境扬弃自身的自我主体以及神圣共同体。犹如庄子所言:“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有机融合,并经由中国共产党百万先烈的血肉浇铸,尤其是李大钊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灵魂注入,然后再经过天行新学升级重塑以后,完全可以进化为一种真正意义的神圣宗教,成为全人类的共同信仰

马克思哲学实际是解放神学,是通往灵魂自由和解放的直接道路,以实践为核心的具有高度超越性的辩证法本质是通达永恒的成神之路,这是马克思哲学隐藏的最大奥秘。表面看起来最强唯物的马克思哲学竟然隐藏着最强神学的种子,包括基督教神学在内的其它所有神学体系都难以和马克思所开启的解放神学匹敌,这实在是让人惊叹!

‍相关文章:

  1. 马克思哲学需要根本性大升级
  2. 天行哲学对马克思主义的重构
  3. 重新理解马克思的辩证唯物论
  4. 马克思:最早的辩证心物主义者
  5. 马克思哲学是真正的解放神学
作者:傅天行 (咨询可加微信 FWXN1399)
链接:https://ftx.1399.wang/120
声明:本文遵循TXZ开源协议,阅读后如有受益请主动赞赏支持,点击红色赞赏按钮可弹出微信赞赏码,协议详细内容请阅读以下文章:
《TXZ:一种创新性的开源协议》

评论

  1. 微微一笑
    1月前
    2024-5-20 16:23:01

    马克思了不起,太深奥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