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情与理想之间艰难地抉择

(一)

image.png

时间 2018.6.20

某网友:
我现在理解你的偏激和疯狂了,你是在逃避责任!你爱你的孩子,但你无力承担养育的责任,所以你就沉迷于天上,这是一种心理逃避!

天行:
不是逃避,而是理性之必然。这是我的思想决定的,也是我的自我抉择,我找不出我这样做的错误理由。

某网友:
为了逃避,找一百个理由都是对的。

天行:
如果我是一个家庭责任很重的人,就没有可能产生现在的我,没有可能产生我的思想体系,也不可能有未来的新学事业,虽然我未必会成功,但如果一旦成功,将撼动整个世界,变革整个世界的面貌。

其实也很简单,我不过是孤注一掷,极度的偏执而已。我这种孤注一掷,要么会极大的成功,要么会败得很惨,前者的可能性很小,后者的可能性很大。但即便败得很惨,我也接受。而对亲人的连累,那个是几乎必然的,是难以避免的。

某网友:
你的思想连你的亲生孩子都不能帮助,何益?

天行:
互斥,我的思想和我的世俗家庭,和我的世俗责任是互斥的。

某网友:
再找99个理由。

天行:
我看得很清楚。

某网友:
其实你很痛苦,只是在幻想中麻痹自己而已

天行:
我曾经很痛苦,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因为已经彻底想清楚了,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多年。

某网友:
家人亲人是无辜的

天行:
是无辜,但这个是代价。

某网友:
你从来没找过工作?

天行:
没,我将近20年没找工作了。以后也不会有了。我年轻时,自己做公司,不需要找工作。我后来彻底放弃自己的公司和网站,决定不再做任何世俗性工作。专心研究思想,专心传播我的思想,余生都是如此。

某网友:
你做公司时赚钱么?承担家庭责任么?

天行:
那个时候承担。那个时候我老婆不工作,我赚钱养家

某网友:
唉,可怜的孩子!他们恨你么?

天行:
恨。

某网友:
你现在还定期去看他们么?

天行:
没有,很久没看。它也可能是我的错误,但是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个错误,并不能说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错误,我更认为,这和整个社会的畸形发展有密切的关联。我和我的家人,只不过是牺牲品。但是这种牺牲,在我看来是有价值的。并不是说我成功了才有价值,即便我不成功,它依然有价值,只是很多人难以理解。

某网友:
你又开始把责任推给社会了。

天行:
我只是理性分析这个问题,客观的看待。

某网友:
你的选择是被迫的,是违背你的良心的。

天行:
不,不,不违背我的良心,因为我根本就不认为我的选择是不道德的。我曾经这样认为,但现在我已经完全认清了,没有任何道德压力。我想得实在太清楚了,世俗的道德或者所谓的良知,我确实没有的。

某网友:
亲,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结婚生子呢?

天行:
我当时结婚生子根本不知道我未来要做的事情。

某网友:
我不想指责你的过去,只想让你认识到你来到世界的原因之一,除了思想,还有责仼!既生之,则养之。

天行:
我有我自己的责任。什么是我的责任,什么不是我的责任,我很清楚。我的唯一责任,就是创建、完善和传播我的思想,只需要做好这一件事,其它责任和我无干,这就是我的抉择。

我并不想说我的抉择肯定是正确的,或者肯定是符合道德的,显然它不符合世俗的道德。但无论怎样,我根据自己的思想而理性的做出了属于自己的抉择,并承担这个抉择所带来的任何代价,包括必然带来的嘲笑、指责和侮辱。

某网友:
好吧,你有你自己的人生观,我不多嘴了。

天行:
对,这是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很特殊,也很难会被一般人所认同,我无意去让所有人认同,这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赞成其他人来学我。

某网友:
不认同,坚决不。

某网友:
如果有一天你有钱了,你会弥补你的前妻和孩子么?

天行:
钱是弥补不了的。

某网友:
这点你是对的,现在才是他们最需要你的时候

天行:
我是全力专心研究思想并且是驱动社会发展最根本层面也是最重要的哲学思想的人,它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并且很难产生短期的利益,这和家庭责任是有本质的冲突的,也是因为这个,前妻离开了我。

我觉得这方面其实更应该由国家或者社会机构来协助解决类似我这类人的经济问题,为我这样的人创造出良好的研究环境并减轻经济压力。但是这个时代人们并不重视思想的价值,认为思想是无用的,人们满脑子想的是怎样快速赚钱,却对物质主义、功利主义以及虚无主义所带来的人类文明的系统性的巨大风险缺乏足够警觉,即便有察觉,也几乎没有一个去真正全力解决的。

像我这样全力研究思想并创建新思想的人,是整个社会当中非常特殊的异类,也是整个人类文明克服内在危机和迭代升级的希望,因为只有新思想才能完成这个任务,主流则必定是僵化守旧的,新思想的产生必须依靠那些非主流的社会边缘人物的勇敢探索。我虽然不能百分百成功,但我至少能够提供出新的希望,新的可能性。然而由于新思想的必然的反传统性,传播过程的必然艰难性以及必然难以被理解,这不可避免的使得我自己以及我的亲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为这个时代提供出新的希望,以自我和亲情的代价为“祭品”,但是人们却对我各种阴暗猜测,不断地道德指责,朝我吐口水,说我不负责任,说我骗财骗色,嘲笑之,侮辱之,咒骂之……然而我对这些,则是丝毫不在乎的。

伟大的佛罗伦萨诗人但丁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人们说去!”

某网友:
你的偏激有点道理,但我还是不赞同。

天行:
不需要赞同我,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二)

image.png

微群:新学启蒙群

时间:2018.8.13

古代王子:
天行,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出,您正在步尼采的后尘,正在发疯的途径上,我们大家苦口婆心就是为了拯救你恢复正常的人的常态。

天行:
<转>:孤独而高傲的尼采也许曾不止一次的深深自问:自己艰苦卓绝的奋战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是如此的热爱着人类,然而人类却把我刺杀。我追求生命的意义,但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既然一切都是绝对的循环。在难以忍受的孤寂中一次次发出绝望的悲叹:“我期待一个人,我寻找一个人,我找到的始终是我自己,而我不再期待我自己了!”“现在再没有人爱我了,我如何还能爱这生命!”“向我传来的友好的声音如此之少。我如今孤单极了,不可思议地孤单……成年累月没有振奋人心的事,没有一丝人间气息,没有一丁点儿爱。”“那种突然疯狂的时刻,寂寞的人想要拥抱随便哪个人!”“有一天孤独当使你倦怠;有一天你的骄傲败退,你的勇敢切齿。那时你要哭喊:‘我是孤独呀!’在这绝望的孤独里,尼采那天生的悲观情节又向他袭来了。“永恒之循环”的思想诞生了,尼采生命的意义开始走向终结。

1889年1月3日,在都灵的卡尔洛阿贝尔托广场,看见一个马车夫在残暴地鞭打牲口,尼采又哭又喊,扑上前去抱住马脖子,疯了。尼采在那匹受虐的马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为人类做出那么多的牺牲,而人类却从没有理解过自己,承认过自己;反而攻击我鞭打自己,在精神上虐待自己,在灵魂上折磨自己。这压抑已久的沉重的悲哀和痛苦便在这一瞬间爆发了,把那颗敏感、疲惫的心深深击碎了。再加上原有的极其恶劣的健康和长期的头痛病史,尼采的精神崩溃也就是一种必然了。那匹受虐的马只是一个引发刺激而已。

悲观、孤独、高傲的尼采就这样疯了,精神崩溃了。在他发疯的日子里念念不忘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如此如此的一个人,千万不要把我同任何其他的人混在一起!”至疯至死他还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尼采的伟大在于他对人类的爱,尼采的悲哀也在于他对人类的爱;没有爱之深就没有恨之切,也就没有绝望的孤独。悲观、孤独、高傲的个性所造成的他心灵上的痛苦和对生命意义的怀疑,在哲学的思考中又陷入了绝对循环的无意义里。这就是尼采致疯的因素。后来恶毒的攻击尼采说他至死的原因是梅毒,后来又有人反正说尼采死与脑病,但不管怎样,这都证明了尼采生理健康的极其恶化。一个在生理和心理都疲惫不堪的人(从身心交互作用的角度说)怎么会不疯呢?在那匹受虐的马身上所引起的强大的共鸣并不是偶然的,尼采的疯是他个性的结果,也是他哲学的结果。尼采是被他深爱着的人类刺杀了。

天行:
在哲学的思考中又陷入了绝对循环的无意义里。

这句不对,尼采预言了超人,找到了意义。超人是大地的意义。

天道酬勤:
有些人跪在神佛面前像个奴才,只有忏悔和盛赞。而面对他人,却大放厥词,蔑视恶骂,把人骂成渣渣。所以我向来不相信这种虔诚。

双儿特么:
尼采是天才。

天行:
尼采即便是发疯后,也写下了很多有洞见力的文字,那是在精神病院里面写的。

治 行 :
如果他不神经病,不住那……多好

天行:
我不曾表现这样可怕的行为,尤其在女人方面更是如此。虽然我曾警告别人要表现得严厉与无情,但是我却一生背负着“同情”的重轭。我在杜林看到一匹马被主人鞭打,就跑出房子,拥抱这只动物,为它的命运留下辛酸泪。
——[德]尼采.《我妹妹与我》[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天行:
我不曾珍视我自傲的孤独;我渴求女人的热情之爱,她能把我从目睹上帝之死的恐怖世界中救赎出来。我写信给伊莉莎白说:一个深沉的男人必须有朋友。除非他有一个上帝。但是。我没有一个上帝。连一个朋友也没有!
——[德]尼采.《我妹妹与我》[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天行:
十五岁时,我在日记中写道:知识的领域是广大的,对真理的寻求是永恒的。在莱比锡时我发现,大学生对真理的追求只限于啤酒店与妓院,而实现通奸的艺术比研究亚里士多德或叔本华的美学体系还要重要
——[德]尼采.《我妹妹与我》[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天道酬勤:
有些人是认真的纯粹的精神病,由于太爱而走去极致。而有些人只是神经病,缘于虚伪和暗顿的内心。

天行:
我的死将不会让我战胜生命,但是,我的“自白”将会提供不朽,因为我敢扯开“秘室”的面目,显示裸露的心灵及腐臭的伤口。如果我被从生命的梦中唤醒,将来就无法从坟墓的另一边挑战命运的真实。
——[德]尼采.《我妹妹与我》[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天行:
这都是在精神病院里面写出的文字,尼采在这些笔记里面,写出了很真实的自己。

双儿特么:
也许精神病院里住的都是天才,也没准儿,如果世间的人都是坏人的话。

天道酬勤:
越是奔放的感情,越需要理智的大脑,就像车轮,有一面是偏的,就会跑偏翻车。

天道酬勤:
@天行 尼采这个过程倒很容易为灭苦的因缘法合理性一面做注脚。因为这明显是不可承受的苦,噩梦。所以他在抗争中又幻想超人,超越一切。

天行:
我已经有勇气革新,让我同时代的人感到惊奇——他们陷在上帝的沟槽中,虽然上帝已经在时代的思想中被废除了。像敢于挑战拿破仑的德·斯塔尔夫人,我敢于攻破传统基督教道德的巴士底监狱。甚至伏尔泰也认为,为了让数百万人免于失望,上帝是有其必要的。在我之前的哲学家从事反抗基督教的甘蓝菜战争;我是彻底攻击对抗“犹太教一基督教”的奴隶道德。

因此,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在孤独中成为隐士。从孤独中出现了象征“疯狂”的幽灵,结果情况演变成:在大声反抗上帝的疯狂时,我自己变得疯狂了!在孤独中,一切都可以获得。——除了精神正常。
——[德]尼采.《我妹妹与我》[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治 行 :
尼采还有啥,除了这些事,应该有比较杰出,才让天行喜欢吧。

天行:
尼采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基督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尼采敢明确的出来反基督教,批判基督教,非常了不起。而且他揭穿了基督教的很多本质。

天行:
弗里德里希·尼采(1844——1900)是一位德国哲学家,在1889年初突然神智失常以前,几乎完全被人们所忽视。如今,“尼采”成为这样一位人物,假其权威,观点不同、意见迥异之士均可为各自的观点寻找支持。有一项出色的研究(阿舍姆,1992)致力于考察1890至1990年间尼采对德国的影响,该研究列举出了“女权主义者、宗教信徒、社会主义者、素食主义者、先锋派艺术家、体育爱好者和极端保守分子”,他们都从尼采的著作中获得启示,而这个名单显然还可以继续延伸下去。该书的封面高调展示着一张1900年的藏书票,上有尼采头戴荆棘冠的图像;封底则是另一张,裸身的尼采肌体强健,站在阿尔卑斯山某高峰之上。在过去的九十年间,德国文化界或艺术领域,从托马斯·曼到荣格,再到海德格尔,几乎无人不承认尼采的影响。

——[英]迈克尔·坦纳.《牛津通识读本:尼采》[M].译林出版社.2013

天行:
与此同时,尼采成为二战后欧洲(在那里尼采从未丧失体面)存在主义者和现象学派持续研究和征引的对象。1960年代和1970年代,尼采逐渐成为批评理论家、后结构主义者和解构主义者关注的焦点。当后两个学派在美国立足进而大行其道之后,尼采再次被认定为启发两种思想的主要源泉。一些分析哲学家也发现,尼采并非如先前想象地那样与他们的旨趣相去甚远。出于学术圈中典型的互惠互利的动机,这些学者将他们的一些见解的萌芽归功于尼采,与此同时,通过引用尼采的权威他们进一步确立了自己对这些思想的贡献。如今,由于尼采对各种反差极大的思想以及反思想学派的吸引力,尼采研究正在蓬勃兴起。几乎确凿无疑的是,每年出版的有关尼采的书籍超过了关于任何其他思想家的。

——[英]迈克尔·坦纳.《牛津通识读本:尼采》[M].译林出版社.2013

天道酬勤:
他的了不起和哲学史中的地位当然不可否认。但你如何反击这对他不是苦,如何反击对此他不想解脱苦的漩涡,那么你如何反击灭苦为意义的原始佛教也是一种意义。

天行:
尼采不是追求灭苦的,尼采是一个强烈的求真者,也因为求真而受苦。

天道酬勤:
那么你认为他想不想出离那巨大的痛苦呢

天行:
没有。至少,那绝不是他最想要的。

天道酬勤:
但是我希望你能超越这。

天行:
我已经超越了尼采的痛苦。

双儿特么:
痛苦怎么超越?

天行:
我曾经有非常痛苦的一段日子,接近尼采在欧洲四处漂泊的生活。我自己孤独一人住小旅馆,一年和陌生人说不上几句话,连说话能力都退化了。当时我也是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我十岁女儿说我是个流浪汉。

天行:
谁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
谁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尼采

双儿特么:
@天行 你女儿粘你么?

天行:
不粘,她恨我,可能也忘了我。我儿子比较粘我,但可能也忘了我。

双儿特么: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双儿特么:
你想他们吗?

天行:
偶尔想,但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在想了。

天行: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几年前的暑假,我接我儿子女儿回烟台玩,暑假结束后就返回成都,送到我前妻那里。我儿子当时很不愿意离开我,想和我住一起,我说爸爸租的房子才刚刚找好,被子什么都没有,而且床也很小。

儿子说:“没关系,爸爸,我可以睡床底下……”

他还把他自己存的零花钱都要给我。他其实就是很想和我在一起,但是他妈妈当时没允许,我不得已也只能转身就走,儿子在后面哭得撕心裂肺的。我听到我儿子的哭声,也是满眼泪水……

那是我最后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了,应该是2014年暑假,到现在也三年多了。前阵子我前妻和我说:“你儿子对他同学说,他爸爸已经死了……”

佛陀声闻弟子邵:
你有两个儿子?

天行:
我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十岁多一点。

Allen:
天行不复归土地,对儿女就无法尽世俗的责任,宝宝们的童年就会风雨飘摇,也会于命运有新的可能。但愿行的是正法,也不辜负子女亲人所受之苦。

天行:
这种痛苦,对我没有意义,只会消耗我。我被这种痛苦消耗了好多年,现在我已经战胜了它。我已经做出了明确的选择,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知道我应当做什么,也愿意承担任何代价。

双儿特么:
自责和愧疚都无济于事,只会增加罪纠感

天行:
我已经没有自责和愧疚了,这些也根本没用。我这方面看得很清楚了,无论是和父母的关系,还是子女的关系。

许东:
天行人生经历与众不同,大家不必过于苛求他。

天行:
照顾他们,不属于我的责任,也没有那样的机会,目前没有,将来也很难。 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创建、完善和传播我的思想,为此可以舍弃其它一切。 这方面我根本不在乎被世人骂的。

双儿特么:
没人骂你,骂也无妨,最怕的是你自己骂你自己,那样你就一直活在罪纠感中.

天行:
无,我并无活在罪疚感中。

作者:傅天行 (咨询可加微信 FWXN1399)
链接:https://ftx.1399.wang/116
声明:本文遵循TXZ开源协议,阅读后如有受益请主动赞赏支持,点击红色赞赏按钮可弹出微信赞赏码,协议详细内容请阅读以下文章:
《TXZ:一种创新性的开源协议》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